19

7月 星期四

[涨姿势] 一个地名半部史 时代变迁有谁知

    吐槽地名这事,就像休眠的火山,死寂一段时间,总要在某一时刻山崩地裂喷发一次。你看,河南人看着自家土地那些被改得土掉渣的名字——新乡、平顶山、焦作、“驻马店”,太接地气了吧。回想大河南20多朝建都地用过的地名“宁邑、应城、怀州”……如今汝南王竟成了驻马店店长。高端大气的中原文明,竟硬生生给改成了下里巴人。
    改地名有时真能碰上硬伤。最伤的是“徽州”改成“黄山”。“一生痴绝处,无梦到徽州”,让人联想起粉墙黛瓦间,徽墨宣纸香。黄山,嗯哼,就是一座山。只能说,更名者为了旅游也是蛮坑的,归来不看岳的亲都知道,黄山市距离黄山还很遥远啊。
    如此充满恶意的更名还有:张家界原名“大庸”,多低调古朴大气的存在啊,秒杀现在的土家范儿;甘肃凉州改成武威,也挺幻灭的。地名设置与历史流变、环境等各个因素相关,似乎绝非浪漫主义者的一厢情愿。当文艺范儿遭遇历史考据派,无可避免要迎来一场大论战。
    比如有关兰陵与枣庄的讨论。清新文艺派认为:枣庄改自兰陵。寓意开满兰花的高地,听起来有型有格。枣庄,哼!满脸高原红的乡下女汉子浮现在眼前。《金瓶梅》作者“兰陵笑笑生”变成了“枣庄笑笑生”会不会绝笔卖枣去?考据派不满了。“人家兰陵是临沂市的苍山更名而来,枣庄是兰陵隔壁。在古代枣庄的部分地区属于兰陵县。”
    大连的瓦房店,过去可是大名鼎鼎的复州城,也叫复县。后来这里建立了一个瓦轴厂,复州变成县级市时就改名叫瓦房店市。葫芦岛之前叫锦西。和其并列的还有一个桃花岛,一个菊花岛。你们感受下,其实叫葫芦岛已经算是很给面子了。
    地名涉及到历史、文化、民俗,有些约定俗成叫顺口的地名,如果再更改回去,单是户口本就要重印无数次,人们也会一头雾水。再说新乡怎么了,英文new york好吗。开封以前还叫东京呢,招谁惹谁了?登封是武则天封禅嵩山时改的名,谁敢说人家土?也许并非古地名多高大上,而是当地现状带给人low的主观印象。三里屯一样土掉渣,咋没人说这名村炮?
    归根到底,地名,时代爱好而已。脑补一下现在流行的很多新地名:鉴赏欧洲、东方斯卡拉,人们对这类名字的向往,难道就意味着诗意栖居了?何以笙箫默,为啥喇叭哑,其实都是换汤不换药。

■胡潇文
回复
分享到: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