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6

1月 星期二

[涨姿势] 身体是拿来用的 何必拿来伺候

    蔡崇达之前出了本叫“皮囊”的书,里面有一章讲他阿太,一位活到99岁的神婆。这个女人五十多岁死了女儿,却一滴眼泪没掉;九十岁了,仍坚持用缠过的小脚从村里走到镇上;她下厨切菜,切断手指,只“哎呀”叫一声;还曾把自己年幼且不会水的孩子扔进海里学游泳,差点把孩子淹死。人们骂她狠心,她冷冷还击:“肉体不就是拿来用的,又不是拿来伺候的。”
    这位阿太的还击让我哑然失笑,不禁想起家门前新开的店面。我住的地方挺荒,商业惨淡,一到过节,仅有的两家包子铺和馄饨馆也要欺负附近居民集体关门罢工。就是这样的地方,前段日子忽然大兴土木,两个很大的门脸被装饰起来。居民们都盼望着能开两家靠谱的餐馆。没过多久,一见之下却让人心凉半截,原来一家写着“汗蒸”,另一家写着“足浴”。
    高档洗浴业的兴旺,从某个方面说明了人们关心自己的皮囊,远甚于关心粮食和蔬菜。身体如今越来越显出它的金贵。肉长的,稚嫩脆弱,却承载着漫漫人生的所有指望。它需要休息,需要矿物质滋养、牛奶沐浴、需要蛋白质锌铁无机盐,需要维生素A、B1、B2、B6、B12。它得吹弹可破,凝脂晶莹。医院到处是为这身体着了魔的伪病人,“我有病,医生你怎么不仔细看!”
    基于对身体认识的修正,我们也开始能够理解一些抉择的改变。理解运动员因为身体原因不逞强参加比赛或者退赛,理解他们在听到枪响,听到哨声时,看到、意识到自己有恙的身体,然后停下。我们反而不理解遥远时代为了众生安然所作出的祭献与牺牲,不理解身体并不是拿来伺候的。古希腊时的人民将身体赤裸,意味着彼此坦诚吐露,表明身体强大的自主性和能动性。而二十世纪的身体解放,却意味着它被另一种隐秘的事物控制,它们是时尚、潮流、权力以及欲望。可是,我们到底留着这身体干吗?
    前段日子偶然从一位出版社的编辑那里,听说了沈从文当年编纂《中国古代服饰研究》时的助手王序先生的事情。他早年已是考古界的泰斗,年事虽高,却依然亲身赶赴考古现场,亲自挖掘、补救。1966年,考察山西大同万人坑的时候,他第一个跳入坑洞,背干尸、拍照、清洁,考察。阴冷的坑洞伤害了他的肾脏,后来甚至每两日就要做一次透析。但他从没因此废止工作,考察马王堆汉墓,远赴伦敦修复文物。甚至死前一晚,还与同事在住所楼下散步,安排下一天的工作。他说过一句话,生是劳作,死是休息。可后人也许并不赞同。
    “生命本来多轻盈,都是被这肉体和各种欲望的污浊拖累。”蔡崇达在书里讲。可人们越把身体像神明一样供奉起来,身体越不会像神明那般无所不能。驱动它,使用它,也许才是对待身体最好的方式。
回复
分享到: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